事情经过是这样的。2012年8月,南国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国置业)与湖北美圣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美圣)签定合作协议,共同开发湖北襄阳城市广场项目,总投资18亿元。随即南国置业与湖北美圣共同出资1亿元成立襄阳南国商业发展有限公司,南国置业指定其子公司武汉南国置业公司占股85%,湖北美圣占股15%。公司成立之后,特别是在工程建设过程中,南国置业股份有限公司公然违反公司法、招投标法、证券法、评估法准则及税法等现将其违法事实予以曝光,湖北美圣对其陈述的事实真相负全部的法律责任。 阅读全文

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审理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王永生涉嫌诈骗一案

依法惩处难!难!!难!!!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农林庭副庭长王永生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农林庭副庭长王永生于2015年6月至2016年2月间先后诈骗我和张XX及公司人民币300余万元,此案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检察院已于2018年2月9日对王永生批准逮捕。现已诉讼到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法院长达半年之久,至今仍未依法惩处。 阅读全文

2019/5/24,记者夤辉 通讯员张强 中山

2019年5月24日,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中山市民Z局原官员、(曾任黄圃镇负责人员刘S卿)涉嫌贪污、受贿、滥用职权、行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案。当地纪委组织了中山市各镇的干部前去旁听庭审,旨在通过这场庭审对广大领导干部进行一次廉政教育。 阅读全文

——“拆违式拆迁”让行政执法上演“强征”闹剧谁之过?

近日,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高新管委会银杏街道办事处小吴村众多村民向本报网反映称: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高新管委会银杏街道办事处、小吴村委会动用执法人员等部门几百人,以违法建筑强行拆除该村29户合法住宅,遭质疑。 阅读全文

2019/4/13,CCTV3.15维权服务中心接到了来自山东潍坊临朐十名村民联合实名举报吕学生在担任西坦村村长、西坦村党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侵占公有资产金额8000万元的举报信,记者到实际了解并核查到:吕学生,1958年生人,92年任潍坊端阳酒厂法人代表,在经营期间用吕学民追回的货款2万元购买临朐县冶源老龙湾风景区(即冶源供销社加工厂)的定金,用于端阳酒厂生产矿泉水,当时由吕学生和经营厂长吕学民去交付定金。此加工厂共占地面积2.7亩,现此厂房市值千万;潍坊端阳酒厂是村集体企业,该厂房现已过户到吕学生个人名下。(有吕学民举报信、冶源供销社收款收据为证) 阅读全文

2017年底,表弟打电话说买手机的钱被同学花了,他同学说现在流行用办分期的方法套个手机,还不花钱。于是表弟给我打电话,叫我去拿身份证和银行卡去店里办理,我去后表弟和他同学百分百说,办理分期不用花钱和还钱,于是就办理了,还叫我不用咨询办分期的,店长和办分期的说好了,中午12点多办理,不到1点多办好,办理分期过称中,就叫我拿分期账单照了一张图片,在加身份证相片一张。

不到两点回的家,回家给老婆说了下,老婆说我被骗了,我手机上网查了下,办理的是彩电的分期,不是手机的分期,我打客服电话说取消办理,客服说他们不管取消,只管要账,我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办理了银行卡取消,以为业务没办理成功,三天后店长给表弟说手机到了,就是第一天办理分期,照身份证有我,其他收货和买单侠客服就没给我打过电话,我也没签过字,我想问下在这种情况下,我是受害者,还有义务还分期吗?现在买单侠天天催债,我还钱亏得上,我被人骗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2018/11/19,315维权服务中心接到山西大同市云州区倍家造乡48户农民联合法律新闻曝光维权求助,反映当地政府的乱作为,导致48户农民利益受到严重侵犯,

具体我们来听听村民们怎么说吧:我们是解庄现代农业示范园区全体业主,代表有:李文胜,董树芳,王秀琴,张丽,,赵小玉,张建军等所有48位业主,对于国家清理整顿大棚房问题、强制拆除我们这里的超标准、超豪华建筑,我们坚决拥护完全支持并且赞同,对于打击变大棚为仓库,变大棚为私人会所改变土地用途的行为,我们也拥护,但对不分事实,不分对错的将农户没有超标、没有违规的园区规定三间管理用房顺带拆除的行为,我们坚决反对,现将理由陈述如下:

一、解庄现代农业示范园区土地性质符合国家设施农业建设要求。我们的日光温室为全市农业示范园区,园区土地性质为荒地、滩地,不是耕地更不是国家永久基本农田。(有合同为证)

二、盖三间房符合政府规划。也是园区的合理规划和设计的日光温室的管理房,日光温室建设时,倍家造镇和解庄村联合指挥部统一在温室与道路中间空出东西向11米,南北向9米的空地,并明确告知每家日光温室业主,该地用于盖三间日光温室管理房,并对房屋的结构样式做了统一规定。而且在他们的监管下建设,后续管理中,镇村多次以三间房为由收取管理费。(有图为证)

三、市、县、镇三级政府对于三间房都知情并认可。园区建成后各级领导多次视察,并给予表扬。(有新闻报道为证)特别是2017年到2018年9月3号市政府征地拆迁时对拆除的三间管理房给予了每平米2200元的补偿。如果三间房违法违规何来补偿?而且所有的农业设施和配套即附属都作了补偿。(有市政府拆迁通告,和补偿协议为证)已有50多户做了补偿。同一个园区不同的对待?

四、拆除依据使用不正确。目前政府仅依据国土资发〔2010〕155号文,国土资发〔2014〕127号文、农农发〔2018〕74号文,自然资发〔2018〕3号文和晋农菜发〔2018〕4号文。国土资发两个文件明确管理房用地面积不超占地面积5%,何来全部拆除,何况部分农户拥有两个以上大温室,只盖三间房,完全不超标,这种情况为什么不调查,不测量简单粗暴一律拆?《大棚房违规确认书》中提到农户三间管理房‘’未经区政府批准建房’,请问这么大的园区建设,县、镇领导全程管理监督,国土部门全程参与,能出现违法违规事情吗?即使出现点滴遗漏,责任不在百姓而在政府。后三个文件针对的是看护房严重超标和温室内改变用途的问题,我们仅有三间房,日光温室内外种菜,种树符合规定。

综上所述,我们三间管理房不仅符合国家政策,也符合政府规划,完全是在政府引导下建成的,不是违建。为此我们提出如下述求:

一是不要拆除三间管理房。

二是即使拆除也要按规定给予补偿。

各位领导,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怀着对农村的热爱,响应党和国家号召投身到农业生产中来,我们每家每户盖房投入都在20万以上,这都是我们的血汗钱,是我们的全部家当,来之不易。习总书记多次说群众利益无小事,要时刻把群众冷暖放在心上。解庄日光温室涉及400多户,300多家庭,很多都是失业的城镇居民为了生计投身农业发展,上千人口的民生问题,也关系到人心向背,希望各位领导体察民情,体量民意,换位思考,为我们解决实际问题,让我们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和温暖,从而取信于民。